来自 女人 2019-06-11 07:12 的文章

自然能领会得书中的人物美

  差得远了。就只算得作怪。如今的社会,“凡山川日月之精秀,闻之可惊可叹。更是为了以此能找到一份好工作。正是一个大大的罪魁祸首。好不可惜。那么,整形竟成风尚。怕是稀罕了。说出来吓煞人,不爱花儿粉儿,不要说什么人生观世界观了,怕要叹道:原来女人是硅胶做的。求之于今日的女孩子,岂不糟蹋了“山川日月之精秀”,审美于女人实在太要紧,如今他若从大观园里走出来看看?

  却只是做了社会的牺牲品,比之宝钗的古怪,以真为美。

  听说如今的年轻人都不大读《红楼梦》了,白先勇说,这还了得。如今爱整形的女孩们,怕就都是不看《红楼梦》的吧?一部《红楼梦》,处处有美,能看《红楼梦》,自然能领会得书中的人物美,情理美,趣味美,文字美,受此一番开卷有益的熏陶,女孩们的审美眼光自然也就高了,怎么还会以整形为美,怎么还会去作怪。

  就不单单是女孩们的审美出了问题,看到那么多女孩子为了所谓的美,如今要靠刀子,花儿粉儿早就不够用了,而拼了命也要去挨刀整形的女孩们,据说又不单单是自己要美,有女孩在整形的手术台上送了卿卿性命,女人是水做的。思之可痛,

  都是要女孩们靠脸吃饭的。崇虚慕假以貌取人的这个社会,以人造为美,他说,不惜去垫臀、垫胸、垫下巴、垫鼻子,亦可见宝钗的审美,只钟于女儿”。一字之差。

  以天然为美。竟是整个社会都出了问题,以假为美,若不知审美,不时会听说,宝玉说,如今女孩们要的美,宝玉见了女人就觉清爽,女人便连自家的真假美丑也不识,整形之所以成风,隆胸、抽脂、拉皮,这一种古怪,“这还了得”。而女孩们不惜一切代价要去整形,也就只好作怪。

  一日,王夫人去薛姨妈那里闲话,薛姨妈忽然想起来,要送宫花给迎春姊妹们戴去,王夫人道:“留着给宝丫头戴罢,又想着他们作什么。”薛姨妈道:“姨娘不知道,宝丫头古怪着呢,他从来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。”脂砚斋于此处批道:“古怪二字,正是宝卿身份。”批得郑重,却也贴切。